[文章] 这场打出WCG决赛味道的开枪局抢了贺岁杯的头条

作者:西恩war32021-02-20 14:32:36

Lyn者,韩国人氏也。其人操作、战术、应变、大局无一不精、无一不晓,人送美名“无缺点总司令”,面如冠玉,唇若涂脂,容貌甚伟,又被称作“美兽王”。今天下英雄,堪与Lyn并论者,唯不老月神、无敌四皇、野蛮陆飞、西洋欧皇等寥寥数人而已。

为什么这场打出WCG决赛味道的开枪局能抢贺岁杯的头条位置?

时维二月,岁至春节,一日四皇infi、酋长Fly、皇冠蛋总邀Lyn共襄开枪盛举。

蛋总曰:“随机英雄随机种族,两军阵列,实力对战。种族由命,英雄看天,何乐而不为哉?且江湖素有兄林宝强之大名,我与兄并战,随他个MK、WD,岂不美哉?”

Lyn然其言,欣然往之。手操鼠标,指点键盘,与蛋总盟,约战四皇infi、酋长Fly于海龟岛。

蛋林捻着个法决,心中默念“穆拉丁、玛维”之名,一道金光闪出,守望者、山丘之王拜伏于二人身前:“愿为主公效死!”蛋林大喜,获此SSR级大将,何愁不胜?

话分两头,塔飞之处,祭坛金光闪过,只见一男一女两员将领挠头呆立。

男将名为兽王,只好养宠,不善征战,唯有TR之时方堪一用;女将唤做小黑,容貌甚美,虽名号女王,然比之于蛋林守望者,空有女王之名而无调教之实力,花瓶而已。

将庸兵弱,塔飞无奈,一番商量,达成共识,不讲武德,直接偷袭。

蛋林享用野怪之际,忽见家中大地腐烂,冰塔伫立,敌军汇集,小狗冲阵,步兵掩杀,抖擞精神,誓与蛋林斗个你死我活。

危机之际,斜刺里杀出一个小精灵,以身为祭,炸掉腐地,守望者山丘之王急领大军回防。

女猎手以肉身为躯,蜘蛛齐射之下,山丘之王大喝一声:“谁敢与我决一死战?”随即一锤震地,二锤动天,吃完蓝瓶三锤毁天灭地。地动山摇之下,塔飞部队军心大乱,士兵多有肝胆破裂而亡者。

蛋林军士气大涨,小黑兽王见己方已然阵脚大乱,败了这一阵,只得鸣金收兵,士气溃散。

是夜,塔飞于营中密商破敌之法,塔曰:“方今占据,速胜无异于天方夜谭,战局拖久后小黑将军与兽王将军又非那矮子和女人的对手。唯有以虚实奇正之法夜袭蛋总大营,方有战机。”

飞飞曰:“弟此言深得吾心!今夜劫营,敌军必然大溃!”

是夜,飞使小黑领军压到Lyn阵前,大声叫骂:“何不倒戈卸甲,以礼来降?”守望者山丘之王大怒,誓要与小黑决死,大军与小黑对峙,唯独不见那兽王。

原来infi已给那兽王一道锦囊妙计,兽王潜至蛋总大营,打开锦囊,依计行事,直搅得蛋总后方鸡犬不宁,兵粮寸断,毁掉蛋总矿盖辎重后扬长而去。

这一阵过后,蛋林痛定思痛,苦练等级,严防大寨,提拔幽隐,于隐逸之中登庸隐士死亡骑士。

塔飞虽擅兵法,然小黑兽王终非大将之才,好帅难为庸将之战,天明交锋,塔飞胜少败多。斜刺里山丘之王扔出铁锤,守望者近身扎出毒镖,死亡骑士死亡缠绕火力支援,蛋林军将领大乱,兽王开了无敌授首、小黑带着TP阵亡。

待到双方所携补给均已耗尽,蛋林军新开了分矿,气势如虹,然塔飞面临弹尽粮绝之境,生死存亡。

兽王小黑晓其能力不足,而置队伍于此绝境,然殊不知两员庸将已于数次大战之中百炼成钢。

那小黑梦中顿悟“征战之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之理,交战之际不断散布祸乱敌军军心之言,又以自身貌美,引得敌军尽数临阵倒戈。

蛋林军虽有分矿补给补充部队,然小黑魅惑之力无穷无尽,茫茫黄金培养之兵尽数为小黑做了嫁衣。

俗语云:“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好帅难领无能之将,正如好将难为无兵之军,眼见着蛋林军可用之兵越发稀少,塔飞军人数愈发庞大。蛋林危矣!

蛋林营中,两人苦思对策。

蛋曰:“方今之际,擒贼擒王,唯有刺杀英雄方解此局。”

林曰:“善!为我山丘备好蓝瓶!”

兵少将精的山丘守望死骑亲冒矢石,万军从中直取兽王首级,兽王身中剧毒极限传送溜走,站在商店前大呼:“给钱给钱!”塔飞从裤裆里掏出最后137块钱给到兽王,仍未凑齐150诊疗费,可怜那兽王就此阵亡,穷死了。

为什么这场打出WCG决赛味道的开枪局能抢贺岁杯的头条位置?

友军阵亡,小黑命危!

擒杀兽王,蛋林士气大涨,死亡骑士高喊:“休走了黑暗游侠那厮!”

小黑亡命狂奔,山丘兽王死骑四处追捕。一日,行至一处地形狭小之地,小黑忽然大笑:“我笑那守望者无谋,山丘之王少智,若在此处埋伏一锤,我当如何啊哈哈哈哈!”

话音未落,一发风暴之锤砸中小黑,须臾之间蛋林三英齐到,小黑只得暗暗叫苦:“此番必定交待在此地了!”

为什么这场打出WCG决赛味道的开枪局能抢贺岁杯的头条位置?

性如烈火的守望者出来强出头,闪烁到小黑身边,誓将毒镖插入小黑心脏。然多时征战,小黑临阵经验早已不复当年,危机之下小黑使出了失传已久的吸星大法,汲取对方生命强行苟活,守望者落荒逃跑,小黑张弓搭箭,一声“中!”守望者应声而倒。

眼见战友阵亡,山丘之王焦急等待扔锤子所需之魔法,小黑仍在劫难逃。

霎时间,远处传来震天战吼:“女王勿慌!吾等救驾来迟!”

一队破法大军及时赶到,使出魔法响应之术抽干山丘之王魔法,掩护小黑继续遁逃。残血小黑逃至一处,偶遇蛋总一侍僧。小黑大喜,饥不择食,将侍僧抽干,山丘之王再也无力强杀小黑。

“输了输了,给给吧。”经历如此一波三折波谲云诡之战,蛋林唉声叹气,塔飞狂笑不止。

后吟诗哥有诗赞此经典战役曰:

我飞随机又小黑,细哥兽王直呼颓。

开矿难成转搏命,立誓必将暗夜推。

小狗冲阵步兵莽,不破林神终不回!

腐地连丟通灵塔,精灵一爆俱成灰。

右翼毒镖才刺出,左边忽见暴风锤。

兽王残血难逃命,小黑阵前又被围。

女猎蜘蛛集火射,夫妻殒命黄泉归。

前线双塔皆告急,树上又见天鬼飞。

小王临机智谋深,兽王双线扒矿根。

前线兵败如山倒,侧翼迂回两面奔。

须臾商店接团战,山丘到五如战神。

火枪胆碎各自散,雷霆一击震乾坤。

接连鏖战两三波,塔飞联军败仗多。

兽王上阵瞬被秒,小黑TP接大锅。

主矿库存皆耗尽,农民绝种无一活。

幸有游侠美人计,蛋孙毁灭尽叛国。

双方经济已断掉,决战时刻终来到。

敌军压境气势高,战马嘶鸣锣鼓闹。

刀扇轻挥飞镖到,暴风之锤接缠绕。

兽王极限单传溜,身中剧毒求解药。

十一块钱凑不齐,兽王含恨家中倒。

三蛋林神乘胜追,小小游侠何处跑?

女王失智冲脸送,山丘挥锤将仇报。

小黑绝境已难逃,破法救驾谁能料?

吸星大法抽寺僧,飞飞猥琐放声笑。

林神无奈打给给,今日终识仙人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