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让Sky、黄旭东“开撕”的提问:电子竞技是体育吗?

作者:西恩war32021-01-16 13:20:39

前两天,就在Infi与Ted决裂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同时,发生了一件影响范围比决裂事件更为广泛的事,引起了电竞圈圈内圈外许多知名人士和围观群众们的热烈讨论。

爱奇艺视频体育板块CEO喻凌霄在一次公开谈话中表示:“从游戏演变而来的所谓的电子竞技,我坚决反对它是体育。不管你有没有加入亚运会,但是我不认账。体育是健康生活的方式,它一定是健康、积极、向上的。”

这段片面的话,在凸显出这位CEO先生对于电子竞技项目的一无所知的同时,自然是受到了了不少电竞圈圈内人士们的强烈反对。

小色:

B叔:

当然,少不了作为中国电竞圈旗帜人物的天王Sky的发声:


如天王所说,早在2003年,电子竞技就已经被国家体育总局列入了第99个体育项目。但直到今天,关于“电子竞技是否属于体育”这个话题,争议却一直保持了下去。

 “不健康、不积极、不向上”?——游戏究竟是什么 

“堕落的象征”、“玩物丧志的代表”、“不思进取的同义词”……

改革开放以来,在短短几十年时间里,走完西方国家几百年发展历程的中国社会,急需为社会飞速发展积累的社会问题所带来的巨大焦虑,找到发泄对象。

80年代,流行音乐是“靡靡之音”;90年代,电视节目是“洪水猛兽”。到了21世纪, 随着个人电脑、主机逐渐走进中国市场,电子游戏逐渐成为了新一代娱乐商品的主力军之一。

同时,电子游戏与流行音乐、武侠小说、日本漫画等日新月异的事物一道,成为了那一代家长视同仇寇的东西,至今仍然影响着我们的父辈对于电子游戏的看法。

那位爱奇艺的CEO显然是其中之一。他将电子游戏看做“不积极、不健康、不向上”的事物,是那个“电子海洛因时代”所留下的刻板印象。

事实上,电子游戏只是游戏的众多形式中的一种。正如B叔所说,它实质上是游戏在网络信息时代以电子设备为载体,表现出的主要形式。

游戏,真的是“不积极、不健康、不向上的吗?”

早在几千年前,古代的哲学家们通过观察自我、认知世界,就已经对生物的“游戏行为”进行了探究。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说:“游戏是一切幼子(动物的和人的)生活和能力跳跃需要而产生的有意识的模拟活动。”

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则这样看待游戏:“游戏是劳作后的休息和消遣,本身不带有任何目的性的一种行为活动。

文学家同样对游戏的本质有着深入的思考。

德国诗人和剧作家席勒认为:“人类在生活中要受到精神与物质的双重束缚,在这些束缚中就失去了理想和自由。于是人们利用剩余的精神创造一个自由的世界,它就是游戏。这种创造活动,产生于人类的本能”。

科学家同样对游戏行为有所研究。

德国生物学家谷鲁斯认为:“游戏不是没有目的的活动,游戏并非与实际生活没有关联。游戏是为了将来面临生活的一种准备活动。

可以说,游戏是所有哺乳类生物的本能,它本身并不是不健康的生活方式。

从无数自然、社科、人文学者专家的观点和研究中,我们不难看出,游戏中蕴含着许多有价值的正面意义。以电子设备为载体的电子游戏,既然是游戏的一种形式,当然也不例外。

我们要承认,过度沉迷电子游戏是不健康的生活模式,但是,“不健康”的并非电子游戏,而是“过度”。

爱奇艺CEO用电子游戏的“不健康、不积极、不向上”的论据,来支撑电子竞技不是体育的观点,显然是片面的。

 “电子竞技”与“电子游戏”区别在哪 

接下来我们来聊聊电子竞技。

电子游戏是电子竞技的载体。然而,电子游戏的存在意义却与电子竞技的存在价值,有着天壤之别。

我们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前面我们说,游戏是生产活动之余的消遣和放松,对人的健康生活模式有着重要意义。

但是,大家会觉得当年每天都在苦练war3的Sky、Moon、Infi、TH000、Fly他们,会在电子竞技中广泛获得我们所认知的“消遣和放松”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电子竞技”的核心,是“竞技”。

而“竞技”,同样是人类发展的历史中诞生的、为观众量身打造的精神需求。

智人在与环境、生物的搏斗中逐渐进化而形成了今天的人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大脑逐渐诞生了对力量、敏捷、速度、技巧、智力极致追求的竞争意识,“慕强”的基因写进了每一个人的血液里。

为什么Moon、Fly、Lyn、Infi、Happy等顶尖选手的粉丝最多?最简单的原因就是他们分别在智慧、操作、意志等方方面面成为了地球上最强的war3游戏选手之一。

于是,从古罗马斗兽场到古希腊奥林匹克运动会、从中国古代士大夫“君子六艺”中的“射”到民间流行的“斗蛐蛐”,形式在变,但人们欣赏“竞技”的需求从未变过。

而竞技项目的从事者们,本质上是为观众服务、为了观众而存在的。

“更高更快更强”、追求力速智敏极限的背后,辛酸艰苦,观众却难以体会。

2004年雅典奥运会女子举重75公斤以上级比赛,中国选手唐功红在挺举最后一把奋力一搏,将杠铃重量加到了自己训练中都极少成功的182.5公斤。凭借惊人的意志力,唐功红在这一举竟然成功,绝处逢生地拿到金牌,但比赛后,唐功红就被送往了医院,从此负伤,再无世界级成绩。

爱奇艺CEO认为,电子竞技是不健康的生活模式,其实并没有错。

但是在我看来,如果按照这个标准,大多数体育竞技项目的从事者,都有着不健康的生活模式。

电子竞技是体育吗?

探究了电子游戏和电子竞技的本质之后,我们回到那个最初的问题:“电子竞技是体育吗?”

我想跳出这个问题来看待这个问题,反问一句:“电子竞技是不是体育,很重要吗?”

“体育”是传统的、得到认可的文化概念,而电子竞技是蓬勃发展的朝阳行业。

“电子竞技是不是体育”这个问题火爆的背后,反映的是在电竞行业飞速发展之下,电竞人逐渐被社会价值所接纳、认可,渴望获得更高社会地位的过程。

中国的电子竞技发展到今天,依靠的不仅仅是早年那一批选手和从业者们顶着巨大舆论压力的艰苦奋斗,同时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

这些年来我们的物质文化生活逐渐丰富,旧有的焦虑逐渐走下历史的舞台,曾经被视为洪水猛兽的电子游戏和电子竞技,越来越多地被正确、客观地看待它作为游戏的存在价值、以及作为竞技的存在意义。

当电子竞技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时,这个问题的答案自然会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