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小精灵的思考——疑问的螺旋

作者:六级苦工2019-08-13 12:05:50

招募一名小精灵需要60金币

他可以采矿、采木材、修理、变成建筑以及悲壮的自爆

传说他们实际上就是死去的暗夜精灵族的灵魂


我,小精灵,现在有些疑惑。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围绕着一棵树把资源传送回基地?为什么每次传送都是等额的5份木头?为什么每棵树的纹理都差不多?

为什么天空的颜色总是固定?为什么树林里的风只会轻轻摇动树叶?为什么神的指引是三角形?为什么敌人的仇恨毫无缘由?


于是我问路过的德鲁伊:“你从哪来?要到哪去?”

他被我问的有些懵:“去战场啊。”

“为什么要去战场?为什么会有战争?”

他停下脚步,看我的表情分明在说这是个疯子。

“这场仗都打了一个月了,我要去前线支援。”

“我是说为什么是你?为什么神会选你去战场?这场战争的爆发又是因为什么原因?”


“神选我?”德鲁看我的眼神竟然有了一丝怜悯,他认为我彻底无药可救了。

“你头顶悬浮着神的指引。”我提示他往头顶看,上面神的指引发着绿光有一种毋庸置疑的神圣感,我甚至看到神指引的细线牵着他往林子深处走。

“神的指引?我什么也没看到,不和你聊了,前方战事紧。”

德鲁伊撇嘴笑了笑快步离去,他显然无视了自己头顶悬浮的神迹,只是保持风度没有说我是个疯子。

其实我知道他们看不到神迹,因为每次类似的对话都以我被彻底的质疑作为结束,我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除了我也许没有人能看到神的指引,神把战士们一个个送往战场,神也曾调动我们去往森林各处搜集资源侦查敌情。

神是世界之树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它不直接和我们交流,而是像对待提线木偶一样操纵着暗夜精灵的同胞们前往战场?或者神是一只在空中的大鸟,所以神的指示才有一种纵观全局又居高临下的布置。

我绕着树木,继续机械的动作,把资源一点点往基地送,我怀念以往单纯的日子,在没有意识到有神之前,我的努力是属于暗夜精灵整个群体的,我相信我的工作真的能够影响战争的结局,我也认为我的孤独、无聊、自我牺牲是有价值的。

而现在,我为什么会在这绕着一棵树,每天都在这,每一刻都在这?我为什么只能有这个选择?我不能离开战争吗?我不能悄悄变成一棵战争古树,往从未有人探索过的森林走吗?我不贪恋军团给的保障,也不依赖军团发的军饷,我不渴求稳定,我身体里的激情甚至比躁动的女猎手还要多,我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陷入现在的境地?我眼前这些重复的纹理甚至会侵入到我的梦里,让我从重复的梦里惊醒,我所处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而且,为什么只有我意识到神是以那么具体的形式存在着?

战争会带来和平吗?工作会带来幸福吗?努力会带来结果吗?思考会带来真理吗?重复会带来变化吗?这些问题像一个不断上升的螺旋,从我的大脑中飞出。

已经有两天时间没有战士从我身边路过,附近也没有其它小精灵,我死盯着眼前的树木,它重复的纹路让我有些眩晕,我绝望地回想,世界之树的纹路也是以这样的重复存在的,我开始审视土地、太阳、自身,我发现“重复”是以不同的形式附着在所有的存在之上。

正当我为重复感到难以言语的沮丧时,忽然神的符号出现在我头顶,就悬浮在我头顶不远的地方,好像神在犹豫,然后它划出方形的绿色神迹,我忽然感到自己意识深处的一些东西被激活了,我试图用理智抵抗,但神的意志强大的如同本能,我看到一条象征命运的绿色神迹从我头顶往远方延伸。

我离开了树,沿着神迹前行,我的脑子在拼命反抗,但身体却在遵循神的指引,我甚至无法自然的转头去看其它地方,神察觉到我的身体对它的反抗了吗?

沿着神迹我看到了军团的驻地,有恶魔正向驻地降下火雨,德鲁伊们与涌上来的丑恶巨怪缠斗在一起,弓箭手正在集火那个巨大的恶魔,而它即使身中数十箭依然毫不在乎,它继续挥舞着手中的三叉戟,火雨吞没了几个躲避不及的弓箭手,我看到大德鲁伊好像受了重伤,他在往月亮井跑,我看到他痛到流出眼泪,但眼神依然坚毅,他正在准备施放保护暗夜精灵的终极魔法。

此时我已经完全明白状况,在大德鲁伊准备好之前,需要有人拖住那个恶魔的脚步,需要有人让疯狂的恶魔军团停顿下来,哪怕一秒,我看到神的印记出现在从各处赶来的小精灵头顶,我们别无选择,我知道句号已经写好

希望神能够宽恕暗夜精灵,我放弃了对神的意志的抵抗,我集中注意力,向着那个巨大恶魔所在之处,我已经准备好了,在途中我躲过了几个小恶魔的偷袭,我把灵魂的能量聚集起来点燃、释放,我要让眼前的恶魔看到小精灵的力量。

最后一眼,我看到了之前路过的德鲁伊,他望着我,眼中的绝望变成了感激。

一切会在这道闪耀的白光中归于平静,我祈祷神的怜悯,如果还有轮回的话,请让我停止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