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Sky专访:创业比打职业辛苦,没有WCG就没有Sky

作者:西恩魔兽2019-07-10 13:09:07

6月30日这天,Sky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篮球馆内的合影,数十号着球衣球裤的男人分立前后两排,中间的C位留给了Sky。在曾经十几年的电竞生涯中,Sky应该很熟悉这个位置了——无论在各种大赛的领奖台上,亦或与粉丝、队友的合影中,他常常会在别人敬仰的目光下,被推向镜头的中央。

Sky首次在全球电竞爱好者面前被推向C位,是在2005年的新加坡WCG世界总决赛。那已经是Sky的第4届WCG了,在此前3届中,Sky的征程都以“失败者”的身份告终。尤其是02年,Sky那段海选首轮遭淘汰后险些跳楼的经历,更是成了各路媒体施以浓墨的焦点。

在诸多媒体的描述中,Sky在2002年已经到了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父亲忙前忙后为他谋来的医专生涯,已经到了进入社会只差临门一脚的实习阶段。而他对自己在电竞领域的造诣,也产生了怀疑。

这一年春天,Sky第一次出门远行,为了参加西安一个冠军奖金500元的比赛。根据《GQ智族》的报道,Sky当时为了这趟旅程,向室友借了路费,“在最慢也最便宜的那趟列车的厕所内蜷了七个小时”。他对这场比赛的期望,可见一斑。

但三轮后,Sky就被一名路人淘汰,彻底与奖金无缘。回程路上,Sky又弄丢了车票,没钱去补,被工作人员训斥了一番。

最终这趟路上,Sky前前后后哭了两次。一次在车站人群的围观中,一次在凌晨4点的网吧里——Sky那天下火车时已经凌晨1点了,口袋里只剩1块钱的他,选择步行3小时回到宿舍,但宿舍没有开门,只好去网吧赊账过夜。

趴在机子前,父亲的付出、实习前路的迷茫,还有对自己电竞能力的怀疑,一并萦绕在Sky脑海。伴着已经疲惫整日的身躯,Sky想着想着,在桌上睡了过去。

改变

改变发生在2005年。03、04年间,Sky先后进入了Yoliny和HUNTER战队,这期间,Sky迎来了职业生涯的一个收获期,有稳定工资、国内各大奖项也收获颇丰。对于Sky来说,这时的“出门远行”已经有了新的含义。

一双略带灰迹的名牌运动鞋,宽松的牛仔裤,样式最朴素的青蓝色衬衣,这名曾经的WCG双冠王坐在我面前,举止放松,右手拿着一杯星巴克,许久不曾将其落在桌上。他的袖口和发型梳理齐整,基本看不出毛糙的痕迹。

与我交谈时,Sky时而向斜上方看去,并将星巴克交换至另一只手,或置于桌上,思考如何回应我的问题——但这样的时刻并不多,Sky可能是我见过的语速最流利的受访者之一。一般而言,面对准备不够充分的记者,他只需在脑海中简单检索一下曾抛出过的回答,就能让对方满意。

“2005 WCG是改变了我人生的一个赛事吧,我在那之后的很多采访中都说过,我很感激WCG。如果没有WCG的话,可能大家就不会去说Sky中国电竞第一人之类的话,它给我的改变真的很大很大。”

那一年的WCG总决赛是Sky第二次出国,第一次是04年的WEG,在国外待了一个多月。在2005 WCG总决赛之前,Sky对自己的定位并不是夺冠,他认为“不光是和外国选手,和国内选手都觉得有差距”,在此前的中国区决赛中,Sky也只是以季军身份出线。

决赛日上,Sky先后迎战ToD和Shortround,后者在那届8强赛中击败了suhO。决赛首场,Sky在TM地图上和Shortround近点遭遇,侦察到对方选择女猎开局后,Sky点出大法师,一本TR。比赛仅进行到6分半钟,Shortround的基地就已倾塌,只能打出GG。

次局来到Lost Temple,TR的一方变为了Shortround。他首发DH,双BR女猎冲击Sky的分矿。但Sky建筑学优良,运营稳健,及时憋出了一波火枪,带走了女猎手们,Shortround被迫再次打出GG,Sky则加冕桂冠。

拿下这枚分量十足的金牌后,Sky回到国内,从许多方面感受到了人生轨迹的跃迁。

最大的变化来自玩家。“就是大家对你的期待更高了,05年的话,你没有拿世界冠军之前,对你的看法就是你跟suho、xiaoT这些老选手一样,都很有实力,但可能还不一定有他们强”,Sky向我解释,WCG冠军并不代表他的实力就真的高出国内其他选手一个档,但玩家对你的期待,倒真变得独此一档。

“你拿了WCG世界冠军以后,那(玩家认为)你就是中国最强的选手,06年再出去打比赛就一定要拿冠军,07年也要拿冠军,大家对你有很多期待,你要是拿不到,很多人就会失望。“

回到俱乐部内,Sky的基本工资也得到了提升,很多此前不关注电竞的人也开始关注他。比如《鲁豫有约》等访谈节目,比如《时尚先生》等流行杂志,“因为你是WCG冠军,他们对这个群体(电竞)产生了很大的好奇,就来关注”。

父母也开始对他另眼相待。尽管Sky的父亲至今仍不了解电竞,看不懂任何游戏,但大批涌向Sky老家的记者和摄制组们,尤其是中央电视台,影响到了Sky父母的想法。滚滚而来的奖金也让他们觉得,“诶,你可以为家里带来一些收入了”。

简单来说,就是由比赛影响到了社会的态度,再由社会间接地影响了亲人。

2006年,当Sky达成《魔兽争霸3》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两连冠成就时,他的生活倒没再次发生多大的变化。“因为05年的时候就决定了你的人生轨迹,也算是大家对我的预期变高了,后面只是让我变得更加出彩”。

转型

这场采访之前,韩国新锐选手LawLiet刚和Infi完成了一场比赛。在TS地图上,LawLiet用起了他招牌的守望者。开局两边无伤发育,随后LawLiet抓到了几个落单的步兵,守望者到了3级。

之后两边看似都没出什么失误,但节奏却一直在LawLiet掌控之下,Infi再也没能觅得机会翻身。

一向看重细节的Sky对这盘的解读是,“Infi也就前期开矿、练级的时候细节没处理好吧,被抓了一波。而且我觉得《魔兽争霸3》这个游戏,大家都说运气成分不大,但有时候还是有一点的”。

“就比如说这个WD,两个头环加一个智力+6,魔法值很高。Law又正常发挥抓到了Infi,这些细节可能说是Infi溃败的第一个环节,有点像蝴蝶效应一样……两人实力差的倒不算多。”

这番解读正印证了Sky曾经赛场上的风格。在沉淀数十年的互联网海洋里,茫茫众生对Sky的印象多为“坚持同一个套路”、“以不变应万变”、“对手知道Sky要做什么,但就是无能为力”。Sky承认,他确实喜欢这些固定的timing、攻对手最羸弱之处,这符合他的性格,不过在观众、乃至对手不易察觉之处,Sky的战术其实变化诸多。

“就拿刚才看到的这局来讲,以前我打暗夜的一波流,或者打兽族的Sky流,我会根据对手和各种情况的不同,详细到我究竟是要把前期经济多一点分配到塔上还是其他上,到底是出两个步兵转火枪还是三个步兵转火枪,细节都会不同”

Sky表示,自己非常喜欢在前期占小便宜,到了中后期,在双方都不失误的情况下,局势就会像滚雪球一样,更加好打,“这些决定了我能比别人早点升好二本,然后早点rush过去,接着第一天对方井水消耗就会更大”。

在原本的设想中,我打算问Sky,“如果你现在复出,你打算优先练哪一套战术,哪一族对抗?”,来试探一下Sky对当前种族平衡性的看法。不过当我了解到Sky如今每日的行程后,我放弃了这个问题——他实在太忙了,我想把一些问题尽量留在浅层,不去深入地刁难Sky。

“基本来说,我觉得无论打职业还是创业,作息都不重要,并不是说一天就要工作多少个小时,因为这是在对自己负责。比如昨天大家说Fly练到了凌晨3点,如果你抱着一种必赢的态度,那就只能有一种结果,你接受不了自己的失败,下次永远要比这次更加努力。”

两天前,Sky刚在海南参加完一场相关部门组织的电竞峰会,紧接着马不停蹄,赶回上海和企鹅电竞签了合约,播了数个小时,还抽时间去拍了一档综艺类节目。采访当天,Sky接了一场《魔兽争霸3》赛事解说,于是这两天他还要分出不少时间回顾近期赛事,做些内容储备。

当然以上都是Sky在处理钛度公司事务之余,花时间完成。

“现在我不是职业选手了,确实以前为了训练,会在其他事情上做出让步。现在不用了,但这些工作外要忙的事却更多了”。

从电竞选手转型到商人,Sky第一步要学习大量课程——和商业相关、和管理相关、和财务相关、和社交相关,于任何人来说,这都并非易事。几年前,在腾讯NBA转播的一场洛杉矶快船对雷霆的比赛中,Sky就曾被现场镜头捕捉到,那段时间,Sky正在硅谷参加一门“人工AI”方向的课程。

“其实这门课程和我创业的内容可能没太大关系,但是说白了,通过这些课程,你能了解到现如今世界范围内,技术发展到了什么地步,能打开你的认知,打开你的格局。如果要说对我有什么具体的帮助,可能就是通过游学,提升了对商业社会的认知,也能结识一些人。”

对于如今终日忙碌的Sky来说,平日里最享受、最放松的时刻,可能就是与篮球为伴的时光。那天Sky原本想看洛杉矶湖人的比赛,但没买到日期合适的球票,就退而求其次选择去看“韦斯特布鲁克”——这是他蛮喜欢的球星,有力量感,强硬。

回到上海,Sky一周大概会约两三场篮球,每场1小时左右。我用了一个段子来做类比,“网上说一些您这个年龄段的男性会很享受下班开车回家的时光,有些人还会刻意在地下车库里多停留会,享受难得的清闲”。对此,Sky只是笑着回应:“我平时不大开车。”

这场采访没有持续太久。Sky当天的一项工作是解说现场的第三轮比赛,采访与第二轮同时进行。为了保证录音效果,我和Sky来到了一间门窗紧闭、四下安静的休息室,看不到比赛直播情况。我担心第三轮比赛会很快到来,40分钟内就草草结束了采访。

采访结束后,Sky从白色单人沙发上站起,理了理衬衣,拿上还没喝完的星巴克,走向了离舞台入口不远的化妆室。这名曾经的电竞选手,又要上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