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拒绝加菊妹微信的ice丶orc,或将成为中国下一个“兽王”

作者:西恩魔兽2019-06-20 14:08:55

上海环球港内,刚刚在WCG中国区决赛击败世界冠军Infi的ice丶orc一脸严肃,他鲜有在脸上表露出喜悦的情绪。

赛后,当我芳龄20的女同事菊妹问他要微信时,他也拒绝了邀请,肢体语言并没有像一名大学生那样唯唯诺诺,而是在心里理性地辨别:“她只是开个玩笑,就是姐姐对弟弟的那种,没有真的想要加你微信,你把手机递上去就太尴尬了。”

我重复问了多次,你到底有没有加上菊妹微信,他就不断重复,真的没有。

两天,从天梯24级进步到18级

ice丶orc不是一个抗拒冒险的人,但很多时候,他安静、稳健的性格特质不允许他这么做。

左手点个赞

6月15日,在WCG中国区决赛上,ice丶orc第三轮迎战Infi。他承认这场胜利是意外之喜,在赛前的设想中,他有过取得4胜的打算,但面对三名S级选手——三蛋、Infi和120时,他还是没抱太大的希望。

即使最后赢下了这轮比赛,ice丶orc还是感到遗憾,他对自己的发挥并不满意。

比赛中期,当ice丶orc抓住对手失误,察觉到胜利并不遥远时,他的第一想法并不是拼一枪,也没有产生无谓的心理浮动。他对自己的实力抱有一定信心,“常规打下去,做好所有细节,就有浇灭infi翻盘希望的把握。”

右手点个赞

在当日WCG比赛的转播中,解说桥林曾评价道:“ice、orc是一名年轻选手,但他的打法却非常老道,很少出现不必要的失误。”

在如今的War3赛场上,ice丶orc这种稳健而又不失霸气的兽族风格,很难令你不想起中国的另一员兽族——Fly100%。

一定程度上,ice丶orc算是拜了Fly100%为师——虽然只是单方面的,云来的,仅仅是从几年前开始,每晚等在Fly直播间里观瞻学习。在采访中,ice丶orc习惯性地将Fly称呼为“偶像”,这曾一度让我多次向他确认,他说的“偶像”究竟是谁。

ice丶orc从直播中学习War3的习惯始于高二。按他的说法,其实在高一那年,他的水平只能和电脑55开,但ice丶orc始终有一份“抄作业”和“变强”的心。

最开始抄的是百度上来路不明的各种开局视频,接触到直播后——尤其是斗鱼的那几位War3主播,ice丶orc开始模仿他们,并思考他们的每一套战术,每一处细节,究竟这么做的好处在哪里,缺陷又在哪里。

思考花费的精力一度远超实战。高二、高三两年,ice丶orc寄宿在校,加上平时的学习压力,他在周一到周五只能抽出有限的时间翻翻直播。彼时他加入了一个活跃的玩家群,群里每次提到某个直播间匹配到了高水准对局,他就立马切换过去。

真正的实战只发生在周末。约莫高三伊始,ice丶orc就已经在官方对战平台爬到了25级。对于一名仅上手一年多、只在假期实战的War3玩家来说,这已经是个遥不可及的距离。

不过,这和他如今WCG中国区8强选手的名号,明显还是有着云泥之别。

ice丶orc不喜欢自拍,这是他认为的难得有价值的自拍机会

一次突如其来的蜕变发生在周末。在那之前的5个工作日里,他根据Fly直播时的情景冥想了大量的团战细节、练级规划,以及不同兵种如何操作最佳,等等等等。最终在那个周末,他打败了一众知名选手,将自己的天梯等级迅速从24级冲到了18级。

回忆这段经历时,ice丶orc直呼“既惊讶又爽”。尤其是“爽”,他呼了很多次。

线下赛让我亢奋

WCG并不是ice丶orc唯一的线下赛经历,今年3月份的全民实力赛是他第一次参与到线下。

首次坐在赛场,在背后一圈人的注视下与对手较量,这样的情形确实会让他紧张,握住鼠标的手也一度抑制不住地发抖。不过适应下来之后,他开始享受这种紧张——或者说,是由紧张衍生而来的亢奋。

这种感觉让他精神集中,操作愈发地精准,甚至在他看来,这种状态能让他获得比线上练习中更快地提高。

这届实力赛上,ice丶orc最终倒在了4强,打败他的人是硬实力明显更强的Life,而且他承认,那时无论是版本还是个人,他对抗暗夜确实都处于一个“懵逼”的阶段。

“但如果是现在,我学到了一些新的东西,可能会输得好看一点,或者结局可能会不一样。”

3个月后的高校星联赛,地点设在了历届黄金联赛总决赛的场馆,ice丶orc已经完全适应了线下赛的氛围。

决赛中,他的对手是来自“天津城建”的金键,使用亡灵。首局双方小规模摩擦后,ice丶orc一改往日稳健的风格,投入了更多博弈,加强了对场上练级点的控制。

“决赛那个对手还是挺强的,操作应该不输我”,ice丶orc向我复盘那场决赛时说,“这对我打法会有影响,第一盘打完后感觉双方实力没差那么多,我就打博弈,去抢他的点,让他在打团前已经劣势,后面两局我都是前期就大优了。”

最终,ice丶orc以3:0的巨大分差,兵不血刃地拿下了第一届War3高校星联赛的冠军,捧回了4年学费。赛后他请学校4人寝的室友吃了顿烧烤作为庆贺,他说这是武汉人最爱的事儿之一。

结语

在生活中,ice丶orc处处体现着小康一代独生子女的特质。他不爱凑热闹,街上有什么围观的事儿发生,他也只是从旁匆匆溜过。

他也是一名标准的95后互联网原住民,喜欢追番,想做个视频UP主,为自己的偶像Fly100%制作些视频。

不过当我和他聊起《JOJO的奇妙冒险 黄金之风》和其他一些近期热门的番剧时,ice丶orc坦言,自己最近其实没多少时间追番了,全都投入在了War3上:“如果有战队能看中我的天赋,我肯定会考虑,也想打职业。”

本来这篇文章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但我在收尾时,菊妹喝着奶茶来我身边告诉我,其实她已经加上了ice丶orc的微信,昨天(采访当天)两人还聊了些有关星座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