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W3iL联赛创办者Ugri专访:他和魔兽争霸III的13年

作者:西恩魔兽2019-04-15 15:21:14

者:sTxReforged

翻译:表情

原文链接:https://warcraft3.info/articles/270/behind-the-curtains-an-interview-with-ugrilainen-big-announcement

很高兴我能为你们带来一个全新的采访系列,这个系列突出了幕后人员的辛勤工作和支持,他们的付出为我们带来了我们都喜欢的魔兽3的更多内容,比如锦标赛,预选赛和表演赛以及交流平台来让我们学习和讨论。

我们的第一位采访者就是Julien 'Ugrilainen' Charbey,举办Ugri挑战赛的幕后人同时还曾多次作为黄金联赛欧美预选赛的组织者而活跃,当然那是以前。他也做了很多其他趣事,比如组织W3iL联赛以及为我们网站写写文啥的。

个人生活

Q:你能先给读者介绍下自己嘛?

A:大家好我叫Julien Charbey,今年38岁,从2001年开始就在法国大使馆工作,我当时通过考试入职的时候算是那批最年轻的,才21岁,没错老夫曾经也年轻过!

我当时的首要任务之一是在世界贸易中心在9.11事件中被两架飞机击中的时候通知我国大使,我主要负责处理部门邮件和新闻。我记得大使的眼神,非常困惑,就像在说:“现在他们给我都安排了些什么样的疯狂年轻人?”

2006年,我开始在国外工作,先是在摩尔多瓦共和国,然后在迈阿密,最后在中国武汉。我一直负责签证部门(签证和居留许可),这样我可以处理在摩尔多瓦的法国社区问题或在中国进行旅游推广。

我是两个双胞胎女儿的父亲,她俩2011年出生于迈阿密;我和我可爱的妻子之前幸福地结婚了,当时是在2002年初遇到了她。

2005年,我开始了魔兽争霸3中的工作,当时我开始帮助沃佩克斯管理FFA大师联盟。一个论坛被认为是不可或缺的玩家社区,所以他很有远见得实现了这一目标。历史证明他是对的,因为这个联盟在14年后仍然很活跃!

2012年我决定单飞,为一个叫PlayFFA的项目设计天梯,那算是第一个对战FFA天梯吧,当时BN由于不活跃以及黑客问题都快死了。

2016年因为一些意外我进了Solo圈,当时和Neo聊了下,他说Foggy对他第一次参加黄金联赛没什么保障,虽然和Solo圈不熟但我还是自告奋勇跟Foggy一起来了。之后的俩年我开始跟比赛,写文章,遇到了好多有意思的人,那是段美好的回忆!

我因组织比赛,为war3.info写文章以及进行社区管理而出名,但我为魔兽做的最大的事是把不同地区的圈子的负责人都联结到一起进行工作:欧洲,中国,韩国,北美,南美……

现在我们有个国际性魔兽日历,能保证赛事不冲突,效果特别卓越,讲道理法国职业橄榄球还没做到这样的。

Q:描述下你的日常吧?你平时干啥?

A:从2018年8月开始我就从大使馆请了段时间假,遵循一大家子的愿望回了老家——法国南锡,增进下家人感情。过去12年间我们每年就见一次,我妻子也经常在一个个不同国家中调动,由于我们的工作原因,团圆很困难。

现在我无事一身轻,可以花时间规划自己的日常生活,可惜我老婆不行,她是8岁孩子们的老师。

一开始我先确认安顿好家庭,让小女儿们适应法国学校,之前她们从没上过。然后我学习做饭,花时间规划旅行行程(11月暴雪嘉年华,12月上海黄金联赛)那段时间我有足够的时间来处理魔兽大事。

目前我在花时间运营自己的公司。

Q:Ena采访你那会你说会留在中国,住的感觉怎么样?那你现在回到法国感觉开心不?

A:我很高兴过去几年可以经常性换换自己的生活方式并且去发现世界,抛开语言障碍我们很喜欢中国。中国特别安全,在武汉的时候我们从不会担忧“这个时间段我们可以通过这个小镇嘛”?

过了这么久时间回到故乡和家人团圆当然很开心,将来我们应该多聚聚。

Q:我听说中国人很关注老外,尤其是你这种一看就像“舶来品”的西方人?

A:有时候太过了,好几次走街上就有一群人指着我们,因为我女儿太可爱的原因。

说实话还可以,但有时候不舒服,就像别人在看一匹马,然而他们看的不是马而是你家人,有时候还会拍照。

最不爽的是在一家日式餐厅,我们在餐厅里,女儿坐在用餐区的台阶上,一个女服务员竟然把她带出了大楼,她想给她一位厨师朋友看看我女儿,而厨房在另一栋楼。我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

Q:你体验过中国疯狂的堵车没?

A:每天!开到办公处我每天要走30km,所以说实话我雇了个司机,讲道理有的街道太危险了。2016年的时候开通了个新地铁线所以方便多啦!

魔兽争霸

Q:你是图中核心人物,为我们带来许多活动,你能说说最近有搞什么事嘛?

A:几年前在网易的许可下我和Neo共同组织WGL EU,终于到了2016年,欧洲选手不再需要和韩国选手抢名额了。

我也举办了3届Ugri挑战赛,都是2v2和4v4比赛,有位叫Gold180kotg的老板给我私人赞助,他喜欢团队赛!比赛办的很好,我们让赞助商一起参与进了组织工作,他也希望如此。

最近最大的事情是W3iL联赛,这个联赛可是个大企划,为的是将战队联赛昔日的荣光重现!

从2017年开始我们陆陆续续筹到了9000美金用作魔兽赛事。

说到些轶事,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的,都有很多。在最近的几年里,我一直试图对我的同事们保密我为魔兽工作的事情,直到2016年我不得不抽出时间,同时去参加WCA2016和WGL2016秋季赛。

总领事坚持要我在必须飞往银川的那天共进午餐,所以我不得不解释我不能出席的原因,我甚至记得当时我解释时每个人脸上的表情…

谢天谢地,现如今,电子竞技真的是件大事,它看起来比其他任何事物都更令人印象深刻。总领事甚至提前准备了午餐,那样我就能不误事了。

记得10年前,我会因为还在“玩游戏”而被嘲笑…

Q:你对重制版怎么看?你觉得这个游戏必须有些什么要素?

A:嗯,我所希望的是能有一个可持续的电子竞技大环境。我希望世界上的Foggy们和LawLiet们能够从他们的比赛中获得稳定的收入,我希望B2W2也能成为更职业的组织。

我认为游戏的重点应该是能够有效地连接来自所有国家的选手,就像我们过去在暴雪参与了魔兽3邀请赛。作为一个精彩的游戏,你延迟或不能同步是行不通的。我希望他们能做到修复一切Bug的时候,再把重制版做出来。在辩论汽车车身的颜色应该是什么之前,你需要确保电机能工作,并且有车轮。

Q:谁的风格是你最喜欢看的?

A:有点难的问题,我并不是特定风格的粉丝,我支持我喜欢和认识的选手。现在HunteR就在我脑海浮现出来,因为把美洲带到WGL对我和当地的魔兽圈都非常重要。他的表现证明了美洲赛区理应存在,这一点至关重要。

他海表现出了奉献精神和天赋,能够在轮椅上的疼痛中比赛,观众起立为他鼓掌,干得好,HunteR!

Q:谁是最有趣的人?有没有趣事和我们分享?

A:他们中大多数都很逗比,比如和Remo在一起一定很棒,但他不仅仅是个抱团生物,哈哈。我和萝莉特很亲近,你知道他的性格很外向,他叫我“叔叔”。我很难说出谁比谁更有意思,这就像在你最喜欢的孩子们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之间做出选择…

最有趣的故事是HunteR在银川被“抢”的故事,那是WCA 2016,现在是时候澄清事实了!在WCA结束后,我们参加了一个俱乐部直到某个时间点Remo我决定回酒店。我们告诉HunteR和Longwalk我们要离开,HunteR说他要留下来,感觉他很开心…我们都有点醉了,当时我想,他并没有好好想过如何自己回到酒店…

不管怎样,第二天,他丢了钱,老实说,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声称,当地警察夺走了他的钱。赛事组织者于是叫来了警察,报告了这件事。

我记得我和那些组织者开了个会,说:“听着,让我们忘掉这件事!保持低调,HunteR今天要飞回秘鲁,我不想让他有任何麻烦。”

他们同意了,我就去我的房间里拿包。当我回来的时候,我看到停在酒店前面的一辆警车,汽车亮着灯,有大概7个拿着步枪和猎枪的警察。其中一人用英语采访着HunteR,镜头开着,记录了他的证词!

我对比赛组织者耳语:“这不是很谨慎,是吗?”然后HunteR要我回答警察的问题,然而他被抢的时候老夫根本不在!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件事,我认为可能是因为酒吧的安全问题导致有人袭击了他或者什么的,当然不是当地的警察!

在上次的GCS中,Chaemiko,Neo,Remo,Ivan和我还吃了一罐蛹,还录了一段视频。

我不知道算不算好笑,但反正确实很恶心!

Q: 你参与的那么多赛事中哪个最喜欢?

A:线下赛就是上俩次黄金联赛,看到令人目不暇接的制作和现场茫茫多的观众是非常激动的。就像“是的,我们做到了!”的那种感觉!你不知道在2016年选手们要在哪种烂条件下比赛。

如果我去组织个线上赛,那就是因为我喜欢它。我特别喜欢我们在ACS2017中所做的一切。我们为一个基于黄金联赛体系的美洲锦标赛众筹资金,然后申请美洲进入WGL的一个名额,最终成功了!这是一个影响并改变了美洲魔兽未来的比赛。

我们不能让美洲圈子死在那里,他们需要一些令人兴奋的事情来振兴。

Q:我们最近官宣了W3iL,你能不能跟我们说多吹俩句,你是基于什么情况加入进这个赛事策划的?

A:我认为自己是一个“WC3救火员”,这就是为什么我把自己投入到游戏的许多不同领域中。每当一个圈子或一个游戏类型处于脆弱阶段,我就很想帮助。

在2018年5月,我想,一些战队经理联系了我关于他们战队联赛的问题,并寻求支持。

如果我们想让战队联赛在WC3比赛日历中显示出来,我们需要找回四个缺失的元素:一个专门的网站,资金,一个可靠的管理和一个定期的直播。

网站是最优先考虑的,所以我联系了Vampy,他同意在这方面进行工作。

David接受了我的建议,将广告产生的收入分配给了奖金池。然后,他接管了网站的首席设计师,联赛的网站是惊人的!它还联结着war3.info甚至更多核心受众。

对于管理层来说,我知道dur0正在考虑自己管理这样一个项目。他可能是当今最重要的“幕后”管理员。我们首先一起工作,然后扩大了团队,包括HundredKG,然后Ember和Lino。联赛需要一支专业的、不可触摸的管理团队,我想现在它已经有了。

至于常规直播,B2W无疑最佳选择,接下来我们只需要关注联赛战果啦。

我现在仅仅是管理联赛的五个管理员中的一个。在我所参与的项目中,我通常会花大量的时间来确保一个赛事的结构、推广和播出效果都很好。一旦事情完成了,我的角色通常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第一次战队联赛达到3000观众高峰,我觉得项目是在正确的道路上进行!

让我利用这个机会请粉丝为这个联赛捐款,打赏是非常重要的!能让联赛多持续几个赛季…

Q:想想这些联赛战队,你觉得最强的4支是哪些?为什么?

A:mTw绝对是最被看好的,也就只有SWE有机会上去拼一枪,uMaD和Muhlis也还能看看。

我其实不是很在乎谁能赢,我祝愿每个队伍都能武运隆昌,其余的我就只在乎这个比赛能不能很好的运营下去。

Q:你在war3.info中从事了些什么?

A:2017年,David创建了这个网站。我相信他是想在数据方面做些什么的,因为他喜欢把关于WC3的数据记录下来,然后从一开始就研究它们。那么他有可能想把它变成一个新闻网站么?

在他发表了几篇文章后不久他就联系了我。我是第一个加入的写手,我们那时候是两个人一起干!现在我们大约有20个人的团队,我们的频道刚刚达到400个会员。

这不是我的网站,但我非常关心它。我只是一个管理员帮助David讨论“下一步该去哪里?

至于我的创作,因为现在时间少了,所以现在不咋干了。我只是填补了之前一个空白,因为2016-2017年在我的身边几乎没有任何魔兽新闻是用英文发布的,我们需要组人组织出版。

David必须为他的工作负责,不断改进的网站:重播,直播间,翻译的天梯排名,现在联赛的网站和一个免费的视频板块!就好像他可以做任何你想要和希望的事!

Q:为什么你认为魔兽争霸3甚至RTS在北美从未像在欧洲和亚洲那样强大?

A:问得好!想知道为什么这个给我们发明即时战略游戏的大陆不能真正在最高水平的赛场上打这个游戏?就像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秘鲁在美洲WC3圈如此强大,而它周围的国家魔兽却死了。

即时战略是一种你要输很多才能入门的游戏,通往荣耀的路没有捷径可走,美国是一个一切事物都必须如此快速发展的国家,也许这不是RTS游戏正确的心态?

如果我说错了请纠正我:从没哪个星际顶尖选手成为魔兽主流选手,也没有哪个魔兽传奇毁灭星际圈,这说明RTS是那种需要花大量时间去精通一款游戏的一个类型。

Q:你如何在家庭,工作和魔兽事宜间周转,你是个机器人吗?

A:这是一个挑战,需要效率。我不想因为任何活动而牺牲我的家人的时间。当我和我的妻子相遇时,我是个一整晚玩WC3的书呆子。

《魔兽争霸》从一开始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尽管她一点都不关心这个游戏,但她喜欢我的热情,这让我很开心,也让我周围的人也很快乐。

当我投入到一个WC3项目中时,我希望自己感觉时间花得很好。比例满足+结果/时间必须是最优的。我离开魔兽时,我觉得这是我尽全力积极行动的结果。我希望最后的结局是令人满意的,在公众心目中,WC3的粉丝最终将“Ugri”与质量和专业精神联系在一起。这肯定是我个人的骄傲,这也是一种维持游戏的方式:吸引更多的打赏用于比赛,为西方人在中国的线下活动争取位置,被玩家信任…说服人们投资和相信魔兽争霸3。一次失败就会使这一切瘫痪。

在武汉,我总是与WC3相连接,甚至当我在工作的时候!

译者注:本文考虑阅读时间仅翻译了部分Ugri对于在华生活期间的故事以及他与魔兽的因缘,未来他的电竞创业路将在未来放出,祝这位在“后魔兽”时代为欧美魔兽呕心沥血的幕后工作者在将来新的生活里诸事顺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