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职业选手与普通玩家的区别是什么?让他们告诉你

作者:西恩魔兽2019-03-09 13:51:01

者:刘高天

在上海宝山一栋月租45000元的别墅内,数十号人的生活与周边邻里截然不同。

他们每天11点集合,晨跑,开会,稍加休憩后,分成4人组、5人组或6人组,走进不同房间,开始投入《堡垒之夜》、《决战!平安京》和《守望先锋》等项目训练赛中。

训练持续到凌晨两点,中间短暂穿插午饭和晚饭时间。值得war3玩家关注的是,在不久之后,两名LF战队签约选手Wfz和Soin,或许也将融入这份生活。

一、去年11月初,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阿纳海姆,war3玩家度过了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激动人心的暴雪嘉年华。在嘉年华尾声,暴雪工作人员上台宣布,曾被暴雪停止更新多年的《魔兽争霸3》,将迎来重制。

小王子面貌一新

在《魔兽争霸3:重制版》中,画面、特效都焕然一新,战役剧情也有改动,与《魔兽世界》的故事更加贴合。对于当前几乎仅凭网易一己之力支撑的国内war3电竞圈而言,这款有种“久别重逢”意味的“新作”,无疑是一支难得的强心剂。

这支强心剂很快起了作用。重制版公布一个月左右,老牌战队Newbee接连签下120、Lawliet和Lyn三名选手。其他战队也不甘落后,华硕旗下RW战队凑齐了全华班Th000、Fly、Infi和Life。与此同时,欧洲战队mTw也宣布重启,先是召回两名本土选手Hawk和Cash,后又官宣Lucifer和Check正式加盟。

WCG2013是war3的一道分水岭。这场war3历史上最高档次的盛会停办以后,在war3圈里,“职业化”一词的边界逐渐模糊。

现实中,war3粉丝可以轻松指出哪些选手是“职业水准”,但他们却无法明确地分辨,究竟哪些人是“职业选手”,哪些是“业余选手”。而以下问题又常常困扰他们:“职业”一词究竟分量几何?“职业化”对war3而言到底有多少价值?

或许,我们可以从LF俱乐部身上找到答案。

二、18年9月3日,LF官博在一条微博中称,这支成立于2017年2月17日的LuckyFuture战队,将在年底前建立魔兽争霸3分部。同年12月19日,LF官宣与韩国兽人Soin签约。今年1月21日,LF再次出手,签下国手Wfz。至此,LFwar3分部已大体成型。

官宣

俱乐部经理罗拉兼任war3分部领队,不过,这并非罗拉第一次身兼多职。

罗拉是星际2出身。大学期间,罗拉曾被台湾职业战队SPA相中。大学毕业以后,罗拉转战守望先锋,并曾自费将一支守望队伍落到线下。在这期间,罗拉既是选手和领队,又是经理和保姆。除了训练和参赛外,他还要对内亲自下厨,对外处理文件、注册比赛。

诚然很累。但在这期间,罗拉发现一支队伍在线上与线下的训练成果截然不同。来到线下以后,队伍就有了与职业战队训练的资格,战队后勤、对外等等也有了保障。

刚开始他们被职业队锤的很惨,但一礼拜过去,队员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就是肉眼可见地变强了,连他们自己都无法解释。

而来到LF以后,罗拉发现,真正的职业队与自己之前带的队伍,在规章制度和训练环境上又有着天壤之别。

春节将至,LF选手为基地贴上春联

每天11点,LF俱乐部选手按时起床、集合。与此同时,老板、经理、教练、行政等管理人员进行日常例会。例会一定追求精简,一般30分钟内结束,讨论内容涉及当天实际要做的事。

比如有新队员加入,领队提出需要一套队服,行政就去执行。或是比赛将近,选手注册涉及文件签署,就要叮嘱领队跟进。总之,这些内容都指向同一个目标——让选手只需专注于训练,不让场外的事情影响选手。

之后除了吃饭,训练会一直持续到凌晨两点。

前LF守望先锋分部选手LF.177

加入LF之前,罗拉也曾为自己的战队制定过时间表,但想要坚持下来并不容易。当时大家都说早睡早起,但在没有专人监管的情况下,时间一久,有可能训练赛下午两点开始,大家一点才起,“之前这种太松散了,没有可持续性”。

在罗拉看来,单人项目选手在这方面或许会更自律些。以LF.Wfz和LF.Soin为例,他们在家中练习,战队并未为他们规划作息,但每天8小时的练习一定要有。不过,据LF俱乐部观察,两名war3选手日常练习常常超过8个小时。有时LF管理人员在早上或凌晨2点左右联系Wfz,Wfz仍在练习。

Wfz,人称“四哥”

Soin也不例外。在今年1月份网易NEXT杯上连续失利以后,Soin主动和LF管理层聊了很多,希望增加练习量。

不同于一些划分“主项目”和“分项目”的俱乐部,LF对旗下每一分部一视同仁。每天,各支分部都要书面汇报训练赛情况。如果任何一个分部出了问题,或是输了比赛,经理和老板都会找教练或领队谈话,当天问题一定当天解决。包括两名war3分部选手的进度,他们也会时刻关注。

另外,赛训部分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在一些电竞俱乐部采访花絮中,有些俱乐部选手衣着随意,但LF要求选手在训练室内穿全套队服。LF俱乐部认为,对选手生活和管理制度的方方面面,都应该朝韩国电竞方向看齐。

今年2月份起,LF开始在微博公布“月度最佳选手”和“月度最佳进步选手”。“LF轮转”在当月项目服务器中单排第一,进步迅速,被评为2月“最佳进步选手”。但半年之前,LF轮转还只是一名彻彻底底的路人选手。来到LF半年之后,他有了质的飞跃。

相较之下,“月度最佳选手”LF月影名气更大一些。在1月份黄金联赛总决赛炉石传说项目中,LF月影斩获亚军。另外,他在当月月初,就成功冲进炉石天梯“传说”级别,并取得22胜1负的战绩。经过LF管理层讨论以后,他们一致认为这一奖项应该颁给LF月影。

对war3部门也不例外,如果Wfz和Soin能在赛季末天梯结算时冲上第一,俱乐部会以现金奖励。尽管“天梯第一”对俱乐部没有实质性帮助,但这能反映选手态度——一种“我一定要拿第一”的态度。

如果选手在官方比赛中夺冠——比如《魔兽争霸3》就是网易和暴雪,选手就能涨薪。但说来残酷,如果只是亚军和季军,从电竞的角度来说,“这就不是电子竞技的胜者”,涨薪就无从谈起。

三、目前,LF俱乐部已经建立起一套相对完善的流程。用罗拉的话说,就是“俱乐部坎坎坷走上了正轨,能自发地运行”。但在这背后,LF在不断摸索,建立制度的过程中,同样吃了很多亏,受了不少教训。

LF炉石分部选手“小惕”在比赛中

去年3月20日,LF对外发布重大人事变动,守望先锋分部6名选手离队,主教练、领队全部更换。

字面上看,这是一次内部大规模换血,甚至让人想起“忒修斯之船”悖论。完成这次更新换代后,LF守望分部迎来了一支“选手+教练”的7人全韩班。

可能有人会认为这是LF俱乐部迷信韩国选手的结果,但事实并非如此。

去年3月21日的新闻

当时LF俱乐部有两支守望先锋战队。一支名为LF,是原班人马,另一支为LFZ,是全韩班。在这之前,LF俱乐部守望项目成绩不理想,他们决定让两支队伍不停地内部训练、竞争。再有,LF俱乐部成立于17年2月,到当时满打满算不过一年。因此他们也想看一看,韩国队伍在自律和制度方面,究竟与自己有何不同。

全韩班来到上海以后,继续延续他们在韩国的方法论。从起床开始,他们就是训练室、然后吃饭,训练室、吃饭、训练室,睡觉。另一方面,韩国选手会严格遵循教练安排。

礼拜天是休息日,但有天LF管理层发现,这支全韩班整整齐齐地如往常一般在训练室训练。队伍中的主坦选手对管理层说,今天是休息日,但我们昨天训练赛打得不好,我们不敢休息。

而当队员心态受到影响,韩国队伍会有一位更衣室领袖站出来,主动寻求改变现状。

一如《复仇者联盟》中的美国队长

经过一段时间竞争以后,LF俱乐部学到了这支韩国队伍的制度和方法论。与此同时,他们也明确知晓,这支韩国队伍是俱乐部所需要的。于是一波大规模岗位换代随即到来。

同年5月15日,这支全韩班LFZ闯进了暴雪和网易CC联合主办的中国区《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决赛,对手是老牌劲旅LGD。经过7场鏖战,LFZ4:3险胜LGD,拿下冠军。而在18年其他守望先锋赛事中,LFZ也多次夺冠。

有时,因为有韩国选手加入,在语言障碍下,队员交流不是很顺利。于是LF俱乐部特意为选手开设文化课,教授一些基础的韩语、英语。在这之后,队伍训练中脱节的情况明显少了很多。

war3分部未来或许也不例外。俱乐部毕竟不是用爱发电,如果有必要,LF同样会引入内部竞争和轮换制度。将来中韩选手汇聚线下,LF也会帮助他们尽可能地无障碍交流。

LF大年初一拜年视频中的Soin

四、对war3选手来说,“职业化”对他们最直观的影响,就是身边多了一位教练和一位领队。

教练与领队看问题的角度不同。选手可能更关注自己的上场时间,比赛中的操作,会想这一波我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但教练会优先考虑团队,有时从个人视角来说,选手的某个行为可能没错,但对于整个团队,不见得是最优解。

比如目前LFwar3分部已经有了兽族和亡灵选手,接下来,他们会更倾向于签约暗夜和人族选手。

具体到选手本身,这个也有讲究。管理层衡量LF.Wfz时,一方面认为他是老选手,比较自律,也没有各种乱七八糟的花边。而在雷火杯上,Wfz一天之内连续两次击败兽族顶尖选手Fly100%,这让LF认为他有不错的上限。

再根据长期赛事观察,LF认为Wfz下限也在可接受范围内。于是Wfz顺理成章地成为了LFwar3分部的第二名选手。

相较之下,LF.Soin则多了一个“年轻”的标签。因此相对于其他war3选手,Soin的上限更加不可估量。

韩国兽人Soin

在我来到LF训练基地的前一天,有家媒体发表了一篇名为《流浪的太阳,和上海人的内裤》的报道,调侃上海大年三十之后就没晴过。淘宝也打起了煽情牌,在淘宝里搜索“种太阳”,同时将手机摄像头对准天空,用户就能看到一轮灿烂的阳光。

但巧合的是,采访这天,上海久违地放晴了。身处LF基地阴凉的环境中,我反倒觉得体感舒适。采访多次被打断,第一次是保洁阿姨,她将84消毒液掺入水中,挨个房间打扫。第二次是罗拉的手机,分部教练向他汇报训练赛结果……

我离开训练基地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途径徐家汇、人民广场的上海一号线已经开始拥挤。没人知道上海的下一个晴天会是何时,但选手的一天,刚刚过半。